微信启动后,媒体开始流行。媒体走红后,很多站长圈、网赚圈的人开始标榜自己是自媒体人,开始建立自己的VIP圈,保证自己有干货有本事。最后提到一点:“最重要的是分享我的朋友圈”。屌丝,真的可以分享吗?

没错,很多草根都是看到这些人的人脉才加入网络的,以为可以得到高手的指点,或者随便投一两个项目,一天赚500块。其实华也相信人脉的重要性,但前提是一件事。为什么会有那些大牛做朋友?就算你花钱加入那些人的VIP圈,你真以为那些大牛有时间帮你,一个鲜为人知的小草?今天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写得不错。希望能给热衷加入各种圈子的朋友们一个清醒的镜头。

【芮程刚狱中无人相救】屌丝切不可高估自己的人脉。在家里,他听到这样一个笑话:CPPCC会议休会,几个价值数十亿的老板去打牌。一家连锁超市的老板也是CPPCC成员,拥有超过1亿英镑的净资产。他和他们开了几次会,提出一起玩。煤老板们面面相觑,最后首富开口说:“我们兄弟一起玩,因为我们都有产业。你开个小店跟我们干嘛?”然后在刺骨的秋风中,超市老板痛苦地回家了.

一个伙伴经常炫耀他和一个女神有多熟悉,一起讲述他们的社会实践,并把对方当成特别的朋友,非常亲密地描述他们。我们都觉得“哇,感觉像头牛。”只是我们没见过这个女神在网上和他互动。我们平时出去吃饭,k歌希望这位哥哥能安排这位女神参加,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认识了。但是我从来没有被邀请过。后来终于在网上看到女神给这个哥们的回复:以后请不要骚扰我.

还有一次,有个哥哥,平时和华一样,每次大快朵颐,自称有无数个学校的朋友。浙江爱连连看剧组请他帮忙组织户外活动,需要一批外场观众。哥想到平时朋友那么多,找几十个朋友做观众也没什么,一口就答应了。然后,第二天早上,他们给很多人写信,大意是“如果你是我的朋友,你就会来”。结果到了录播时间,摄像机之类的都开着,很少有人来结果。至于那些拿着票来看表演并且“和他很亲近”的校园牛仔,他们都没有来….

在西方国家,一些习惯于谈论名人的人被称为“名人堂”。刚刚入狱的芮程刚就是典型的例子。他曾与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日本前首相菅直人、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等世界名人称“老朋友”,以至于一年一度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会被一些人称之为“屌丝酸”的人称为“芮程刚及其朋友的聚会”。

然而,当芮程刚入狱时,他在世界各地的“老朋友”都消失了,他以前的朋友也散了,但掉进岩石里的人蜂拥而至,世界一片凄凉。

这些联系是虚幻的

“联系”是这样的。跟你真铁的老兄弟也就那么几个。很多人以在教室、会议、聚餐、酒桌、夜莺、聚餐会、KTV、桑拿房等社交场所发展各种“人脉”为荣。一般都不靠谱。在没有感情基础的前提下,人与人之间没有联系,都是在争取综合实力。对于弱力,有些所谓的人脉看似都是红的,其实都是假的,繁华的。

社会是一个圆锥体,每个人都爬到圆锥体的顶端。你和同级别不同领域的人的距离就是你的平面圆半径。只要你的水平高一点,你和其他领域的人的距离就会短一点。三流投行员工认识三流演员不容易,但投行老板和大明星是可以相匹配的。刚博士毕业的学院派菜鸟很难认识一个基层政府科员,但是院士可以很轻松的和省长交流,喝杯茶。

所以,决定你有效人脉的不是你人脉范围的广阔,而是你自身的实力水平。你认识多少人没意义,你能叫多少人有意义。并不是每天都遇到一个人,和某个名人吃过饭,哪个女神给了我微信号,我就和他们建立了友谊关系或者形成了新的网络资源。问题的关键是我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水平和他们站在同一个高度。即使在不同的领域,我也可以并肩说话。

圈子内外不重要,实力重要。即使我们是同一个圈子,有一定特色,——IT圈,娱乐圈,投资圈,学术圈等等。——经常见面,一起参加活动,我们仍然没有机会和他们形成真正的友谊,建立稳定的联系,更不用说“人力资源”了。原因是大神只能看到同样高度的大神,我们还是看不见大神。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学生,上午看成龙的新片发布会现场,下午听马斯金的制度经济学,晚上买票参加李泽楷的慈善晚宴,你能做什么?即使你到处发朋友,水微博描述你对成龙、马斯金、李泽楷等等有多熟悉,但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你找成龙要签名,成龙保安还是会拦着你,马斯金不会给你写推荐信,李泽楷也不会跟你做生意。

很多时候,我们太软弱,不会向有共同特点的牛人抛出友谊的橄榄枝。即使我们在腾讯工作的时候天天看到马,马也没有小贝那么多话跟我们说,小贝是不会被八卦打败的;就算我每一条韩寒的微博都赞,韩寒想找人聊聊媒体的匮乏也不会想起我。即使你是陕西富平(xi姬叔的故乡),清华化工系毕业,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Xi总书记也不会来找你喝酒.

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弱势群体来说,一味的“扩大人脉”,在各种“社交场合”徘徊,加入各种“微信群聊”意义不大,作用也远不是着眼于让自己更有效的成长。比起蹲在周围给牛人看,是刻意操作

一些吹弹可破甚至虚无缥缈的“人脉”,倒不如自己成为牛人中的一份子或者起码与牛人所处的水平更接近来得更实惠。

前几天看到一个节目,是马云对话周星驰。一个是喜剧之王,一个是电商大鳄,照样谈笑风生。两个如此看似无关的人聚到一起聊得来不是因为他们交情多少年或者共 同语言有多少,而是因为他们都是站在各自领域顶峰的男人。天下高手想聚在华山之巅一起指点江山,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的前提是你能够在兵器谱上有一号。想参加武林大会,你想喝侠客岛的那碗“腊八粥”,你就得先混个掌门当当。

记得一位朋友狂粉黄晓明,某次机会见到本尊连签名都没有要。我好奇问“哥你咋回事?”此哥说:“就是电话都要了,有意义吗?现在的我没事骚扰教主,以后教主到哪拍戏也不会告诉我,只会把我拉黑。倒是不如以后去了投行,发达了跟他合作投资。”然后他补刀:“每当看到四处坐着火车追着黄晓明跑的粉丝们,我就想劝一 句:孩子,回去努力当上青岛市公安局局长什么的,保护好教主老爸老妈,你还愁教主跟你不熟?”

那么友谊是不是一定要以实力为基础?不一定,毕竟友谊是由不同的原因成就的。各方面差距大的友谊在时间上和空间上密集的存在着。但是,以“经营人脉资源”为 目标的功利性社交,一定是以实力为基础的。你想跟大家称为相互照应的“一家人”,那得先走进“一个门”,前提是咱得有能力跨过“门槛”。

那么是不是只有通过“走向更强”才能赢得友谊和维系友谊?也不一定。毕竟友谊这种美好情感的产生和维系方法多多。但是很确定的是,没有比“走向更强”能够更有效地维系功利性的“人脉”了。想跟百万富翁维系“人脉”的最好办法就是和他们一起成为亿万富翁。

人脉的杠杆能力

那么是不是所有有目的性的“人脉”和都不能成为真正的友谊的关系呢?额,跑题了。插一嘴,也不一定。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以利益为基础的社交必然是以利益持有者之间的议价能力为基础的。你什么价位,你就什么找什么价位。至于是否有人具备“杠杆能力”,凤毛麟角。如果日后随着接触增多,共鸣增加,升华为无 关功利的生死之交也说不准。

由此来看,做一个招蜂引蝶的交际花多么的无意义,他们苦心孤诣的“人脉泡沫”多么一文不名。每天痴迷于穿梭地铁来听各种讲座,推杯换盏结交各种“名人”,熬夜通宵参与各种微信群聊等等用青春在刷存在感的交际花们,实际上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与其汲汲于那些伤身体又没效率的应酬,还不如看两本书,锻炼身体,陪陪父母老婆孩子。

“交际花”们错把“认识”等同于“认可”,错将手机通讯录等同于“及时雨”。喝出胰腺炎换下来的“朋友”,未必比得上几篇SCI的效力;有微信群里生龙活虎的精神头,不如用来琢磨琢磨让自己资产升值。殊不知,草率的结交唯有脆弱的关系,所谓的“人脉”不过是呵呵一声。今天还一起喝的 五迷三道一起称兄道弟,第二天公交上打个照面心里在想:“这孙子谁啊?哪见过。”当某交际花为多参加了一次舞会又扫了几个牛人的二维码而沾沾自喜的时候, 牛人正走在“更牛的路上”即“甩开交际花的路上”。

岭深常得蛟龙在,梧高自有凤凰栖。只要不断进步,每个人自然就会有一批志同道合的真朋友结识和也会拓展和聚集一些可以发挥实际作用的“人脉”。大家现在充实自我都还来不及,何必急于拓展所谓“人脉”。毕竟,50元的人民币设计的再好看,也不如100块更招人喜欢。

华顺手赚网点评:

人脉很重要,但人脉永远不及自身的能力重要,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脉圈子不等同于朋友圈,人脉圈说白了就是相互合作的圈子,你如果没有能力,对别人没有利用价值,没有能力给别人提供帮助,别人根本就看不上你。岭深常得蛟龙在,梧高自有凤凰栖。少年们,沉下心来,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吧。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